蒙牛乳业(02319.HK)

蒙牛入主 谁主沉浮?这家乳企能凤凰涅槃吗?

时间:20-07-30 08:30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聚焦增减持】蒙牛入主 谁主沉浮?这家乳企能凤凰涅槃吗?

K图 01432_0

7月28日,中国圣牧(01432-HK)发布公告称,蒙牛乳业(02319)(02319-HK)行使全部认购权证,认购11.97亿股,每股行使价0.33元,溢价约37.5%。交割后,蒙牛共计持有14.67亿股,占公司股本17.8%,超越主席邵根伙所持摊薄后约15.8%股权成为最大股东。这意味著中国圣牧头部交椅正式交给了乳业老大哥蒙牛。

那么,中国牧场有了蒙牛加持,能否真正从亏损泥潭中走出来,重返辉煌呢?

圣牧寻求接盘之路:大北农、伊利、蒙牛

说起中国圣牧,可谓是又爱又狠。

2010年,姚同山从蒙牛离任后创办了中国圣牧(下称「圣牧」),凭借著内蒙当地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耗时仅4年就发展为中国第一大有机奶生产企业,且成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彼时,圣牧风光无限,并被冠以「全球有机奶第一股」成是资本市场最为关注的乳企之一。

然而,上市不足两年,随著中国乳制品行业竞争日渐激烈,特别是话语权并不大的原奶市场景气度下行力度较大。在此背景之下,圣牧布局的下游由于营销能力及力度不足,导致产品销售平平,少有爆款出现,叠加圣牧乳制品定位高端,产品的生产成本及工艺较其他平价乳制品要高,最终导致公司资金压力激增,亏损接踵而至,股价屡创新低,投资者哀嚎一片。

2016年,圣牧营业收入增速出现放缓,归属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到了2017年,圣牧营收腰斩,归属股东净利润更是亏损10.15亿。在圣牧出现巨亏的苗头之前,圣牧开始寻找「接盘侠」,以挽救亏损的颓势。2017年12月17日圣牧发布公告称,创始人姚同山辞任首席执行官,改由大股东、圣牧董事长邵根伙兼任代理首席执行官。据了解,邵根伙另一大身份为A股大北农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基于邵根伙身份,大北农被外界传为圣牧的「救世主」。

  但是,从过往业绩来看,大北农似乎也并非圣牧的「救世主」,邵根伙成为圣牧大股东后,巨亏危机并未解除,亏损依旧。截至2018年底,圣牧归属股东净利润亏损扩大至22.25亿元。

亏损依旧,寻找接盘还得继续。随著公司亏损连连,圣牧开始接触伊利、蒙牛等头部企业寻找意向接盘者。最先接触是伊利,圣牧计划向伊利出售23.51亿股公司股权(约占已发行股本的37%),但因双方买卖协议项下的先决条件尚未获全部达成而最终「流产」。

似乎圣牧命中注定离不开「蒙牛」。2018年底,走投无路的圣牧,最终选择了蒙牛,将下游业务乳制品生产和销售业务卖给蒙牛并签订了非上市认股协议,自身则聚焦擅长的上游牧场业务。

现如今,蒙牛行使全部认购权证,成为圣牧的第一大股东,意味著圣牧长达近3年接盘之路终于有了实质性的成果。

对于此次蒙牛成为圣牧第一股东,资本市场似乎看好其未来发展前景,股价创出近两年新高。截止2020年7月29日收盘,中国圣牧股价为0.420港元,涨幅为75.0%,创出近两年的新高,并荣登当天港股主板涨幅榜第一的宝座。

蒙牛入主,圣牧翻身?

蒙牛入主,圣牧能否实现凤凰涅槃,重返辉煌?从现阶段来看,还并有那样的实力及能力,但若能深耕自身强项上游业务,圣牧真正意味上走出亏损境地的能力还是有的。

具体而言,据6月1日公告显示,圣牧已经完成收购12家牧场公司少数权益。这反映出圣牧未来聚焦牧场业务的决心,亦反映出公司在上游业务掌控能力在增强。在国内优质奶源日趋紧张及原奶价格回暖的大背景下,掌控上游的话语权,无疑就掌控了奶源。从奶源角度来看,蒙牛大手笔入主圣牧,势必是冲著圣牧有机奶源而去。而有了蒙牛的加持,圣牧发展也将有所起色。

以现代牧业(01117-HK)为例,在蒙牛未入主圣牧之前,蒙牛同样以收购股权的方式入主从事原料奶生产的现代牧业,成为其大股东。与圣牧一样,在蒙牛未入主之前,现代牧业也是亏损连连。随著蒙牛入主,现代牧业原料奶的销路有了保障,业绩也有了不俗的改善。截至2019年底,现代牧业的收入为55.14亿元,同比增长11.25%,归属股东净利润为3.41亿元,实现扭亏为盈。此外,据现代牧业业绩预告,2020年上半年纯利预增逾四成。

那么,有了前车之鉴,蒙牛能否将圣牧拉回正轨,并实现稳健的业绩增长,尚需双方共同努力,专注各自强项。

尾语:

不管圣牧选择蒙牛,还是蒙牛看上圣牧,双方都是发展道路上各有所需,各有所期,才走在一起。展望未来,聚焦上游牧场业务的圣牧能否借助财大气粗的蒙牛实现凤凰涅槃,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章来源:财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