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乳业(02319.HK)

现代牧业靠蒙牛减亏5亿 上游乳业如何靠自己脱困

时间:18-09-04 11:01    来源:证券之星

(原标题:现代牧业靠蒙牛减亏5亿,上游乳业如何靠自己脱困)

近日,现代牧业(01117.HK)披露上半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上半年收入为24.68亿元,较2017年增长5.3%,期内亏损也较上年减少5亿元。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现代牧业之所以可以减亏,蒙牛对其帮助影响重大。反观其他上游原奶企业,背后既没有强力的合作伙伴,供求关系、季节性原因又影响到原奶价格,导致上游企业业绩增长较为困难。

大树下面好乘凉

公告显示,现代牧业上半年实现收入24.68亿元,同比增长5.3%,期内亏损1.43亿元,与2017年上半年亏损6.87亿元相比,减亏5.45亿元。同时,报告期内,现代牧业整体实现原奶销售收入22.27亿元,同比上升14.86%。

现代牧业表示,收入上升的主要原因为原奶销售量增加及原奶平均售价上涨,而原奶销售收入增长得益于原奶平均售价上涨及单产提升。

蓝鲸产经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截至2018年6月30日,现代牧业原奶外部销售单价为3.73元/公斤,同比增涨3.9%。同时,现代牧业2018年上半年产奶量为63.6万吨,同比上升6.86%。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现代牧业能够实现减亏是因为蒙牛在旁帮衬,否则该公司还会持续亏损。

8月30日,蒙牛和雅士利联合举行2018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会中管理层表示子公司雅士利和联营公司现代牧业以后不会拖累蒙牛,自身具备造血能力。

然而,蓝鲸产经记者发现,2018年上半年,现代牧业83%的原奶都销售给了蒙牛。现代牧业2018年半年报显示,外部客户原料奶销售收入包括向单一外部客户销售产生的收入约20.20亿元。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上述单一外部客户应该就是蒙牛。

其实,蒙牛对现代牧业的帮助远远不止于此。此前,在2017年6月,现代牧业为扩大市场占有率,与蒙牛集团订立框架供应及加工协议,即现代牧业向蒙牛集团出售液态奶产品,通过蒙牛集团的分销渠道进行销售。

随后,2018年1月,现代牧业便将旗下的肥东、蚌埠两个子公司分别策略性出售给蒙牛。该出售事项已于2018年3月完成。同时,蒙牛分别在肥东和蚌埠的董事会五名董事中占三个名额,在股东大会有51%的投票权。

现代牧业在公告中表示,虽然公司失去对上述两家子公司的控制权,但是会与蒙牛分享合营工厂的营运成果。此后,现代牧业将集中资源深耕上游养殖业务,下游品牌奶业务则交于蒙牛团队进行运营。

将品牌奶业务交给蒙牛以后,现代牧业的成本也开始大幅下降。资料显示,现代牧业计入销售及分销成本的液态奶营销及宣传开支由2017年8000万元大幅下降至目前的60万元。

现代牧业表示,2017年中期集团的下游业务销售模式发生改变,液态奶产品采用成本加成的方式卖给由蒙牛集团运营的合营工厂,蒙牛集团承担下游业务的市场退关等销售费用。

靠人不如靠自己

现代牧业靠蒙牛减亏,但其他上游乳业公司就没有那么“幸运”。蓝鲸产经记者查阅西部牧业2018年中期业绩报告发现,其营业收入为3.31亿元,同比下降2.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42亿元,同比上涨10.29%。

虽然西部牧业在上半年实现减亏,但是由于2016年、2017年连续亏损,深交所对其下发了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如若西部牧业2018年度审计报告最终确定为亏损,深圳证券交易所将暂停该公司股票上市。

西部牧业表示,将会聘请职业经理人进行专业管理,提高经营效益,同时减少产品积压,剥离亏损资产。同时,该公司在8月28日发布的第三季度业绩预告中表示,业绩将会扭亏为盈。

据了解,西部牧业目前已经出售16家养殖业参股公司,出售6完成后,不仅可以剥离不良资产,还可以获取资金,补充自身现金流。

朱丹蓬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目前重资产企业生存环境较为艰难,除非有“靠山”,例如现代牧业拥有蒙牛这种强有力的战略合作伙伴,可以消化掉其产生的原奶,否则就会像中国圣牧(01432.HK)那般发展艰难。

此前,中国圣牧K发布盈利预警,预计截止2018年6月30日录得母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额约为人民币11亿元。其中受到原料奶价格降幅较大等因素的影响,2018年上半年生物资产公平值减销售费用的变动录得大额亏损,该项亏损9亿元,与此同时,中国圣牧还计提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减值拨备约5亿元。

除此之外,燕塘乳业(002732.SZ),庄园牧场(002910.SZ)披露的业绩也都是处于下滑状态。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燕塘乳业与庄园牧场净利润分别为0.44亿元和0.26亿元,分别同比下降28.72%和30.25%。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2018年上半年上游乳业形势依然严峻,国内原奶售价依然疲软。同时,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对大豆及苜蓿草等美国进口原材料征收关税,增加上游企业的成本。

不过,国内原奶价格通常三年一周期,走过三年行业低谷,随着原奶价格稳定、供求关系平衡、政策利好,行业将会步入向上的新周期。

除了上述发展艰难的企业外,上游乳业公司中也不乏靠自身战略调整赢得机会的例子。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天润乳业(600419.SH)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7.25亿元,同比增长20.49%;净利润0.70亿元,同比增长16.42%;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乳制品销量8.02万吨,较上年同期增长20.42%。

朱丹蓬指出,天润乳业没受到大环境的影响,是由于它的产品具有特色。

宋亮也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天润乳业下游产品变现能力强,其酸奶业务表现良好,能够做到疆内第一名。同时,该公司此前作出进军华东、华南的战略,在这两个地区进行大量铺货,战略成功也是其高增长的一个因素。但是西部牧业、庄园牧场在市场拓展和产品研发方面就显得相对保守。